温馨提示:键盘左右键(← →)前后翻页
莽荒纪完美世界我欲封天武极天下,您不看我的错!
 
 

陛下,奇观误国啊! 第387章 伊达尔人恐怖如斯
陛下,奇观误国啊!   作者:会飞的阿猪

不弹窗,不弹窗,就是不弹窗王朝中文网( www.wchzw.net )

陛下,奇观误国啊! 有劳您分享:
更多
虽然对于萨拉查·诺克斯来说,豪森船长的发音与他所熟知的口语有着一定的差异,话语中的一小部分词汇,甚至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但是,他却仍旧听懂了眼前这位船长的意思。

救了自己的,是一支隶属于伊达尔海军的舰船。

可问题是……

伊达尔是一个城邦的名字吗?在这片大陆上,有叫这个名字的城邦吗?

豪森船长的话语,让萨拉查·诺克斯多少感觉有点儿懵逼。

虽然自从出生以来,他一直生活在大陆的西海岸,但是对于这片大陆上为数不多的几个强势城邦,却也早有耳闻。

可是“伊达尔”这个名字,却让萨拉查·诺克斯感到无比陌生。

想要拥有舰船,那么第一个要求就是靠近海岸。

但是要在对抗变异种的同时,还留有余力打造舰船,这又谈何容易?

更何况,豪森船长的话语中提到了一个词——舰队,这也就意味着这支所谓的伊达尔海军,绝不仅仅只有眼前的这一艘船只。

至少在萨拉查·诺克斯的认知当中,一个能够拥有如此规模的舰船的势力,绝对不会是平平无奇之辈,至少……也应该是个拥有十几万人口的强势城邦吧!

可是这个名为“伊达尔”的城邦,却一直在这片土地上名声不显?

虽然萨拉查·诺克斯的脑袋此时还常常感到一阵抽痛,但是着却并不妨碍他独立思考的能力,所以……他几乎是想要绞尽脑汁的想要在自己的记忆当中,搜索到这个名字。

只是……

他的做法注定徒劳无功,在经过了好一阵沉思后,他仍旧没有想到任何一个可以和伊达尔关联起来的信息……

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般。

而且,

萨拉查·诺克斯知道什么是船长,但是……什么是上校?是一个类似于将军或是守护者之类的官职吗?

对他而言,虽然豪森船长的话语他能听懂一大部分,但若是将这些词句连起来,萨拉查·诺克斯却仍旧有些晕头转向,也想不明白。

趁着萨拉查·诺克斯忙着发愣的工夫,豪森船长也同样在打量着眼前这个刚刚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落水者。

其实早在把人救起来的时候,豪森船长便已经看过了萨拉查·诺克斯的装束,翻找了他随身携带的物件。

怎么说呢?

衣着很是简陋,武器很是原始。

萨拉查·诺克斯身上的衣服,就算是与布鲁诺掌权之前,伊达尔领最为卑贱的农奴相比,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这已经不能说是在衣服上打补丁了,而是用许多块补丁,拼凑起了一件勉强算是合身的衣服。

至于武器……

如果有大件的武器的话,那肯定早就在落水的时候就被海水冲走,伊达尔士兵只是在他的身上,找到了一柄被藤蔓捆绑在小腿上的匕首。

而这柄匕首,甚至还是用动物的骨骼来制作的!

再加上枯黄的面色、骨瘦如柴的身形以及军医诊断出的严重营养不良的迹象,很显然,眼前的这个落水者日子,过得那肯定是相当得苦。

可是……

让在场的众人感到大跌眼镜的是,他的身上,竟然携带着一块用上好的秘银制作的腰牌。

秘银的材质不同于一般金银,虽然他的绝大多数物理性质都与银的特性如出一辙,但是却可以在伊达尔人的手中,发挥出更为重要的作用,也是这个世界上一种极为重要的矿藏。

若是把这块腰牌放在伊达尔公国出售,售价至少能够达到数十枚金币!

而这,也就让豪森船长有点儿懵了。

说他穷吧,倒也不是完全穷,单单是那块腰牌就很值钱。

但说他生活得好吧,却也绝对不可能,因为无论是从着装还是从面黄肌瘦的脸色来看,伊达尔公国的平民看起来都比他要强得多。

所以说……

在解决完陆地上的那些丑八怪之后,豪森船长当前的首要任务只有一个。

无论是通过以理服人的方式,还是通过jing神感化的方式,他都要撬开眼前这个落水者的嘴巴,从而了解有关于这片土地的一切,让伊达尔人对于这片位于大洋彼岸的土地,拥有全面而系统的认知。

很快,在豪森船长的注视下,落水者终于开口说道:

“尊敬的船长,我由衷地感谢您的搭救。”

“我是帕迪利亚的城邦卫士,西海岸的原住民,不屈的进攻者和诺克斯家族风暴降生的萨拉查·诺克斯,来自于西海岸的帕迪利亚。”

豪森船长:???

副官:???

随行的伊达尔士兵:???

听到这个名字很长的家伙说的话,豪森船长可谓是又惊又喜。

喜的是他能说人话,呃,不对,反正意思就是跟伊达尔人说的是同一种语言,至少能够顺畅的交流。

惊的是他说的话有点儿长,听不太懂。

刚才……

他说了几个人的名字来着?三个?还是四个?

所以眼前的这个落水者,到底叫啥?风暴降生?还是不屈的进攻者?还是叫做其他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还是说先前的海水,把眼前这个家伙的脑袋给冲坏了?

似乎看到豪森船长显得有点儿懵逼,萨拉查·诺克斯十分贴心地再次介绍道:“我是帕迪利亚的城邦卫士,西海岸的原住民,不屈的……”

“好了好了,这位在风暴中从不屈服的原住民卫士,请你告诉我,你是怎么落入海中的?”

豪森船长心思去听他那长篇大论一般的名字,十分迅速地打断了萨拉查·诺克斯的话语。

“是风暴降生,不屈的进攻者和西海岸的原住民……”

萨拉查纠正道:“您可以叫我萨拉查·诺克斯,或者是萨拉查,我尊敬的船长大人,至于落水的原因……”

见到眼前的这位船长主动开口询问,萨拉查倒也没有丝毫的隐瞒。

他从自己在森林中狩猎,再到跳入海中躲避变异种的追杀,巴拉巴拉地说了一大堆,声情并茂,跟某些不穿女装的网文作者一样,一点儿也不知道详略得当。

“所以说……那些个青面獠牙,灰背黑爪,头顶上一个大眼珠子的丑八怪们,叫做变异种,对吧?”

豪森船长稍稍总结了一下他从这些情节和经历中提炼出来的有用信息,发现一句简单的话就可以完全概括出来。

这下子,轮到萨拉查·诺克斯傻眼了。

这tm不是重点啊!

自己废了那么多的口舌,进行了那么多的铺垫和渲染,主要是为了表现自己与变异种斗智斗勇的经历,展现自己虽然落水但却英勇灵活的作战能力啊!

可是……

眼前的这名船长,就仿佛从来都没有见过变异种一般,对于那些怪兽格外感兴趣,给人一种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那些东西……就是您说得有一个大眼珠子的玩意儿,难道不叫作变异种吗?”

萨拉查·诺克斯感觉自己的认知遭受了挑战,反问道。

要知道,变异种可是这个大陆上的人类最大的敌人,但眼前的这位船长,就像是从来都没有见过变异种一般。

这很不合理!

而且,就连这艘舰船,也处处都透露着一种不同寻常的气息。

且不说别的,单单是这些士兵们的制式军装,便早就让萨拉查·诺克斯看红了眼。

作为帕迪利亚城邦的一员,虽然算不上富裕,面积也不大,人口也不多,但是……在这片大陆上,帕迪利亚已经算得上是实力不错的人类城邦了。

而身为城邦卫士的萨拉查·诺克斯,无论是自己家庭环境还是社会地位,都算是不错的。

可就算是如此,他的衣服与眼前的这些来自于伊达尔城邦的人相比,却仍旧可以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没错,虽然萨拉查·诺克斯并未在自己的脑海当中搜索到任何有关于“伊达尔”这个词汇的记忆,但是在他的潜意识当中,却也已经把它当成了这片大陆上的一个城邦。

因为凭借着萨拉查·诺克斯的思维广度,他想不出还有其他的解释,更不会幻想海洋的另一侧,会不会存在其他的陆地。

“这是我们第一次遭遇这种生物,也是第一次猎杀它们。”豪森船长极为坦诚地说道。

第一次……

这竟然是他们的第一次……

本来萨拉查·诺克斯就有些懵懵的,而此时此刻,听到豪森船长这么一说,他也就彻底愣住了。

他根本来不及去思考豪森船长所提到的猎杀“它们”,只听到“第一次”这个词汇正一遍又一遍的在自己的耳畔徘徊。

自己似乎……

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势力?

“请问……您所说提到的伊达尔城邦,是在哪里?难道那里没有这些变异种吗?”

在沉吟片刻过后,萨拉查·诺克斯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心自己心中的疑惑。

“没有。”豪森船长干脆地回答道。

“嘶……”

闻言,萨拉查·诺克斯倒吸了一口凉气。

没有任何人,能够切身体会到萨拉查此时极其复杂的心情。

要知道,所有生活在这片大陆上的人类,几乎从出生以来便生存在变异种的阴影之下。

这些生物仿佛对于人类有着与生俱来的憎恨与厌恶。

它们不时凭借着强大的实力攻击人类,致使幸存的人类不得不团结在一起,在这片土地上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城邦和人类聚居地,共同抵御变异种带来的威胁。

可是……

豪森船长的话话音却真的让萨拉查·诺克斯惊呆了,一片没有变异种的土地,那对于萨拉查·诺克斯的吸引力是任何事物都无法比拟的!

而接下来,豪森船长倒也没有卖关子,毕竟……若是想要让萨拉查·诺克斯开口,并且成为自己探索这片土地的向导,那么首先就是要让他明白伊达尔公国的强大之处!

“我们来自伊达尔公国,它位于这片海洋的另一边,距离这片土地有着数周的航程,伊达尔公国是一个处于斯图亚特家族统治之下的强大公国,拥有着数百万人口,乃是那片土地上最为强大的公国!”

“而你如今身处的‘探索者’号三桅战船,不过是伊达尔海军舰队的冰山一角!跟我来……”

一边说着,在豪森船长带领之下,萨拉查第一次颤颤巍巍地走出船舱,来到“探索者”号的甲板之上。

对于身为伊达尔公爵的布鲁诺·斯图亚特来说,这样的三桅战船只能说是平平无奇,但……那却是以一个穿越者的眼光来看待这艘战舰。

无论是普通的伊达尔民众,还是诺曼帝国的贵族、商人、平民,但凡是看到这艘战舰的人,无一不惊叹于它庞大的体积、巨大的风帆以及船上配备的强大火力。

更不用怀疑,它到底能够给萨拉查这个生活在异大陆的普通人带来多么巨大的震撼。

自从出生以来,萨拉查唯一见到过的船只,就是用许多枝条和木板拼接起来的木筏,那是用来在河流中和近海处捕鱼的。

所以……

望着眼前这个宽阔的甲板,足足有两层楼高的船身,以及在甲板上忙碌的伊达尔士兵,一时间……萨拉查说不出话来。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用怎样的词句,来形容此时呈现在自己眼前的这艘庞然巨物。

萨拉查唯一能做的,就是站在那里,望着那面悬挂在桅杆最顶端的斯图亚特家族的旗帜,然后发呆。

事实远比一切单薄的话语更具说服力。

而且,

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这个从未离开过自己出生地的年轻人,实在是遭受了太多的冲击。

虽然年轻人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要强一些,但是在此时此刻,无论是他的人生观、世界观还是价值观,都需要大把的时间来进行重塑。

海外有陆地……

陆地上有个国家,叫做伊达尔公国……

它们的舰船可以跨越无垠的海洋,来到这片远在千里之外的土地……

萨拉查虽然见识少,但是他并不傻。

他清楚的明白,这意味着那个远在海洋另一侧的伊达尔公国究竟有着多么雄厚的实力!

恐怕……

要比那些强势城邦还有厉害得多!

不过,留给萨拉查来整理自己的思绪的时间并不算多,这倒不是由于豪森船长懒得等待,而是因为……一声嘶吼!

没错,当豪森船长听闻落水者苏醒的消息,迫不及待的回到“探索者”号三桅战船的同时,伊达尔士兵也在极为高效地打扫着位于海岸边上的“战场”。

绝大多数变异种统统被伊达尔士兵进行了补刀,确保了它们的死亡,但也有两只只是断了腿,行动不便但却生命力极其顽强的变异种,被伊达尔士兵用捕兽网罩住,关入了早已等候多时的兽笼之中。

而当萨拉查来到甲板上的时候,这两个兽笼正在被伊达尔士兵们有序的运载到甲板之上,而被关在里面的变异种,则不时发出几声耻辱的嘶吼。

宛若婴儿啼哭一般的吼叫几乎在一瞬间便把萨拉查拉回到了现实之中。

如此熟悉的嘶吼,如此近的距离,这几乎在萨拉查在一瞬间打了个寒颤,惊恐地回过身,看向了那个正在被搬运上甲板的铁笼。

“你们怎么……怎么竟然……”此时的萨拉查,连话都有些说不利落。

没办法,他才刚刚从变异种的利爪中逃脱,却没想到眼前的这些来自于另一个大陆的伊达尔人,竟然直接把变异种给搬上了船。

虽然隔着笼子,但却还是让萨拉查脚底发冷:“你……你们在干什么?”

闻言,豪森船长仿佛没有看到萨拉查脸上的表情,颇有些没心没肺地说道:

“这玩意儿我们那个大陆上没有,所以打算弄回去让我们伊达尔公国的专家学者开开眼,顺带着做做解剖实验,弄清楚这玩意儿为什么会长得这么丑。”

一时间,萨拉查竟说不出话来:“……”

“为了抓到这两只活体的变异种,恐怕你们的损失也很大吧……”萨拉查不禁有些惋惜地说道。

要知道,

每年都会有萨拉查的同伴死于变异种的獠牙之下,别说是捕捉到这样的活体,单单是猎杀变异种,就万分困难。

虽然他不明白伊达尔人要怎么研究,更不明白解剖是什么意思,但是眼前的一幕,让他再一次认识到了这些伊达尔人的强大。

“却是不好抓,为了抓住这两只变异种,我们损失了足足三张捕兽网……”一旁,一名伊达尔士兵颇为遗憾地摇了摇头。

“还有武器弹药的损失也不少……”另一名士兵补充道。

“这得……死了多少人啊?”

虽然觉得这样问有些不太礼貌,但萨拉查还是忍不住问道。

“死人?区区十几头畜生,怎么可能让jing锐的伊达尔士兵付出生命的代价!”

闻言,豪森船长自信满满地回答道。

伊达尔士兵装备着全套的魔导步枪,装备着强大的魔导炮,再加上地利人和,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面对着区区十几头变异种都会造成人员的伤亡,那么豪森船长哪里还有脸面在这儿装比?

“没……竟然一名士兵都没有损失?”

听到这儿,萨拉查再度陷入了深深的迷惘之中。

眼前的这些伊达尔人,究竟都是些什么怪物?而那个他们一提到便流露出自豪的伊达尔公国,又究竟有多么强大?

这些,萨拉查已经不敢想象。

“萨拉查·诺克斯。”

也正在这时,豪森船长的话语打断了萨拉查的思绪:“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关于你们生活的这片土地,以及这些无处不在的变异种。”

( 王朝中文小说网 www.wch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不弹窗,不弹窗,就是不弹窗王朝中文网( www.wchzw.net )

王朝中文网推荐小说《陛下,奇观误国啊!》最新章节,及时的更新,和大家一起分享作者的优秀作品。

小说版权属于《陛下,奇观误国啊!》作者所有,转载请事先请示原作者。

小说《陛下,奇观误国啊!》最新章节是书友的最爱,网友及时上传《陛下,奇观误国啊!》的最新章节,和vip最新章节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