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键盘左右键(← →)前后翻页
莽荒纪完美世界我欲封天武极天下,您不看我的错!
 
 

北齐帝业 第二百二十六章焚天(三)
北齐帝业   作者:拙眼

不弹窗,不弹窗,就是不弹窗王朝中文网( www.wchzw.net )

北齐帝业 有劳您分享:
更多
皇帝从皇座上走了下来,双手负在后面,在智灵的面前站定,面前垂下的旒珠几乎要扫在他的脸上。智灵下意识地垂下了脑袋,皇帝平静地望着他。

这一刻,他先声夺人蓄起的锐气被皇帝一股打灭了。

大殿之人没有人还敢抬头站着,所有人都弯下了腰。太极殿仿佛一方苍穹,拱顶为苍天,八根巨柱支撑着它,巨大的帷幕从拱顶垂下,暗合“八柱承天”,而皇帝,是这方天地间唯一的主宰者。当他发怒之时,哪怕诸天神佛真的存在,也只能向他低头!凡人,又怎敢冒犯天颜?

智灵和尚心神恍惚之时,皇帝微微侧了侧身子:“你想要越过这些人直接与朕对峙?

“……可朕若是说不呢?”

已经快要到正午,太阳最是炽烈,日头将人太极殿檐下的影子都压成了黑漆漆的一团,而在场所有人的背后都已经被冷汗浸湿。这个时候,太极殿站得人又多,虽然一刻不停的有冰块供应,可空气终究难免闷热起来,到了用午饭的时候了,皇帝说这句话的时候,语调和语气都有些懒洋洋的。

但身为陛下的近臣,祖珽等人深知眼前这位皇帝的心思深沉,脾性莫测,喜怒无常。

高家人嗜杀成性,今上虽然从无荒唐之举,也一向严以律己,可细数下来,他亲政一年多以来,杀掉的人居然比孝昭、武成二位在位之时加起来还要多!

而全天下人几乎都在歌功颂德,没人替死去的人喊冤,这些人仿佛荒野里生长的野草,被一把火烧成了灰烬。

他从来不会像高洋、高湛那样亲手杀人,可他更加可怕,祖珽这些人每每都有一种错觉,其实皇帝根本不需要臣子,他只是需要有人将他安排好的事情忠诚地执行下去,仅此而已。

在皇帝的心中,仿佛早就有了一个剧本,所有人的命运都被他安排的明明白白。

他生气的时候未必生气,喜悦的时候也不一定真心喜悦,心思总是千回百转,谁又能真的懂他呢?

但至少有一点是明确的,为君者,最厌恶的就是有人敢于摆动他,挑衅帝王的威严!

智灵和尚真是胆魄惊人,也真的是糊涂透顶,他怎么敢挑衅这么一个……这样一个霸道的君王啊。

事情到了这一步,这老和尚的心思已经是昭然若揭了,高纬又那里会看不明白?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他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这个老和尚不傻,他很明白这场对佛门发起的围剿之战,始作俑者是皇帝,这场辩战,只是皇帝的为了光明正大的击败佛门而布下的局,他不光要让佛门割肉,他还要将佛门从高高在上的云端打入尘泥。最快最致命的方式,莫过于让天下人都看见佛门藏着的阴暗不堪,让天下人明白,不是朝廷以势压人蛮不讲理,而是佛门本身就出现了问题,此举的目的在于动摇佛门的根本,使他们再无翻身的机会!

割了肉,还能再长回来,可佛门的神圣性若是被破坏了,沙门的特权也就荡然无存了,佛门不再超然物外,世人也不会再崇敬佛门,释教一门大多本就是靠百姓自发供养维持,若是这供养断绝了,佛门会如何?

……佛教传人中土以来,那么多高僧日夜不懈的传教,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庞然大物,就会在顷刻之间崩塌!

皇帝要的不是佛门割下的肉,他想要的是将整个佛门一口吞下!

所以先前佛门聚众闹事的时候,他不以为意,佛门散播一些言论的时候,这位皇帝同样置之不理。

智灵从前不懂,现在明白了,皇帝这并不是自觉理亏,所以包容他们。

相反,皇帝所图甚大,他纵容佛众传扬过激言论,纵容他们挣扎的更加激烈一些,直到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天下物议纷纷,佛门已经无法回头之时,皇帝才做出这样一副被逼无奈,被迫应战的姿态出来处理局面。

口腔里长了溃疡,当然是要让它越烂挖的越赶紧。

可惜他们所有人都明白的太晚了……

对于智灵个人而言,输了也就输了,可他作为佛门的领袖人物之一,绝不能坐视不管……此战,如果真的当着天下人的面一败涂地,佛门还能存活下来吗?

如果佛门真的倒下了,怕也就真的会万劫不复了。往后再如何发展,也绝不会有今这般盛景!佛国崩塌了,佛门也会从此一蹶不振!

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就是重新开局,化被动为主动!这个突破口,就是在背后操纵一切的大齐至尊,今上高纬!

斛律孝卿这些酸儒只是马前卒,道门更是可笑的添头,他们都只是棋子,不足为虑,只要皇帝这个下棋的人还在,即使暂时铩羽而归,他们也会卷土重来,只要皇帝不认输,不低头,这些马前卒就会源源不断的发动攻击,使他们陷入无解的困局,与其打败棋子,不如打败下棋的人!

所以智灵和尚精心策划了这场对质,皇帝既然要在天下人面前堂堂正正的打垮佛门,那佛门便在天下人面前堂堂正正的驳倒他!

只要能辩赢了皇帝,佛门就会有一线生机!

天下人都在看着,皇帝一言九鼎,最是注重颜面,只要能辩赢他,他亲口承诺的事情,绝不会变卦的!

他是天子,是身负天下百姓之望的明君,天子怎么能够出尔反尔?

一定要打败他,否则就是死!

智灵和尚深知没有退路,所以孤注一掷,破釜沉舟,他怀了必死之志,要一次压倒皇帝,驳得他哑口无言!

智灵死则死矣,只要赢了皇帝,保下了佛门,百年之后,佛门子弟众口相传之中,他就会是佛陀一样的人物,享受千秋万世的敬仰!

这就是立地成圣!

当然,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他的真实想法……也罢,燕雀又怎知鸿鹄之志?他离成功已经很近很近,只要他能驳倒皇帝,逼他让步!

可高纬丝毫没有接招的打算,他后退了两部,转身就打算离开。智灵和尚方寸大乱,“——陛下!”

高纬头也不打算回,摆摆手说:

“智灵大师,如你所言,你刚才已经承认自己已经败了,是也不是?”

智灵的身子顿了一下,艰涩地答到:“是……可——”

“既然,你已经败了,何必再与朕再辩上一场呢?这……毫无意义……”

皇帝微微偏着头,冷漠地打断了他。

已经过了正午,炽烈的阳光偏开了一个角度,照在铜壁前,皇帝影子被拉的长长的,这阴影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心头,沉甸甸的。

“不管是你设计想要与朕对质,还是故意将这些僧人拆成两派,你做这些统统都没有用……你固然是机关算尽,朕要是不想接招,

“呵……你又能如何?”

他站在巨大的铜壁面前,黄铜的大龙盘成一团,狰狞的鳞爪钢针一般耸立起来,龙嘴大张着,仿佛要破壁而出,带着赫赫风雷!

智灵站在原地,身躯一寸一寸冷了下来。

刘桃枝窥见形势,暗暗打了一个手势,浑身上下,连头脸也被盔甲遮住的甲士抽刀向前,将僧人们围了起来。

他们的手按在刀柄上,雪亮的长刀已经露出一截,披着甲的身躯彪悍狰狞,仿佛幢幢鬼影。

智灵刚想要追上皇帝,可刚刚踏前一步,就被挡住了,一个甲士用手按住了他的肩膀,使其不得向前一步,一把长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肩上。这时候高纬转过身来,望着他。

“你的心思朕明白,佛教传到至今,说明佛门确实自有其可取之处,你输了,不代表佛法输了。早在两晋之时,佛教经典就深受天下认可,所以才能流传到现在。

“可佛门发展至今,带给天下的祸乱也着实不小了……你们接受天下人的供奉,却远离凡尘,不准婚配,不流世俗,与国争利。朕要压一压佛门,也是为了这个天下。佛门虽有德,可终究只能庇护少数人,朕虽然被许多人骂成昏君、暴君,可在朕的治理之下,百姓们却是安居乐业。

“佛门收容逃户,占着农田,不纳赋税,不遵王法,这总是不争的事实吧?

“你们在干什么?你们在挖国家的墙角。

“或许在普通百姓的眼里,你们是高僧,是佛陀。可在朕的眼中,你们与朕每个月清理掉的那些贪官蛀虫没有任何区别,因为你们……撬的是国家的根基,吸的是天下百姓的血!”

“你总说佛法无错,没错,佛法却是不错,宽容悲悯,怜恤苍生,是行善积德的至理……可如果宣扬佛法的人错了,杀人放火、奸淫掳掠,几乎每一家寺庙都有这样的败类。

“朕总不能因为佛法二字,便任由这些人祸乱江山吧?……”

“——陛下!”智灵身子前倾,朝着皇帝嘶声力竭地大喊。

跟前甲士面甲的眼洞中射出两道锐利的光,将长刀压下,刀刃割入肌理,一直到肩骨之上,剧痛传来,鲜血顿时将他的僧衣晕染成了一片红褐色,智灵几乎站立不稳,剧痛让他的嘴唇和双手都在打着哆嗦,可智灵一向意志坚定,顶着下压的长刀站直了,鲜血沿着刀刃滴在青石地砖上,仿佛脚下盛开着一片血色的妖花。他极力摆出一副双手合十的姿势,恳求道:

“陛下要清理败类,贫僧无话可说,贫僧只恳求陛下手下留情……”

“朕已经明明白白的说过了,你们当初也是答应过了的,怎么……现在就要反悔了?”

“何至于此……佛门对大齐江山绝无威胁……”

“——是吗?”高纬动了真怒。

智灵毫不犹豫地与皇帝对视,“陛下压下了佛门,却抬上了道门,难道道门要胜过佛门不成?青史斑斑啊陛下……道门聚众作乱之事,还少见吗?陛下说我们佛门藏匿人丁,侵占农田,难道……他们道门就不是这么干的?”

“谁说朕要扶持道门了?”高纬眼底闪过锐利的锋芒,“自此之后,一家寺庙的僧尼不准超过百人,天下四万余佛寺,只准留下三千只数!其余人一律还俗!佛寺,不准占田超过五十亩,否则大罪论处!道门也一样……在朕的眼里,没有特权,只要是朕的子民,无论儒释道,以后都要秉承王法,否则就朕绝不会留任何情面。”

一众道人呆立在原地,转折来得太快,他们还没有等来战胜之后的春天,就迎来了毫不留情的打压。皇帝不仅要压制佛门,同样没有放过道门。他们就如同棋子,没有用了,就毫不犹豫地被抛弃了。

“还有,朕早就说过,你们先前作乱、诽谤于朕,朕可以不追究,可前提是你们要赢了这场辩战。”

高纬指了指台下所有的僧众,“你不要以为辩赢了朕就能如何如何,朕不怕跟你辩,事实摆在那里,事实胜于雄辩,这场辩战,朕必胜,你们必败。”

“你们也无须跟朕玩什么佯装分裂以图自保的把戏,这样做只会让朕觉得恨可笑,你们先前做了那么多,没想着认输,现在死到临头,到想着要认输了?没用……,因为朕一定会杀了你们。”

“带下去,明日午时,处死吧……”

甲士们将失魂落魄的僧人们押下,他们或许有不少人是真心意识到自己错了的,可到了现在这份觉悟也已然没有任何用场了。皇帝早就提醒过他们,“输了就输掉所有,包括命。”而高纬心中却一片平淡,没有杀戮的悲哀,也没有胜利的喜悦,这些人必须死,无关信仰,无关喜好,只是为了政治需求。

这就已经足够了。

在智灵等僧人要被拖下大殿之时,智灵僧人忽然仰头大喊了一句。

“陛下,善恶终有报,你杀戮过甚,不怕将来有一日遭到报应吗?”

皇帝身上陡然升起滔天的戾气,而后慢慢平静下来,仿佛煮沸的汤锅忽然冷却,只剩一潭深不见底的水。

“朕不信因果,不信报应,朕只信自己的命运要自己争取,如果冥冥之中真有这种奇诡的东西的话?呵……”

他轻笑了一声,“尽管冲着朕来吧。”

“退朝。”

( 王朝中文小说网 www.wch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不弹窗,不弹窗,就是不弹窗王朝中文网( www.wchzw.net )

王朝中文网推荐小说《北齐帝业》最新章节,及时的更新,和大家一起分享作者的优秀作品。

小说版权属于《北齐帝业》作者所有,转载请事先请示原作者。

小说《北齐帝业》最新章节是书友的最爱,网友及时上传《北齐帝业》的最新章节,和vip最新章节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